内江驻村农技员扶贫纪实(一)——步入童家村陈果的孤单生活

2017-12-18 10:00 来源:内江市农业局 点击数: 加入收藏

  2015年9月,响应党中央号召,内江市农科院党委积极组织科研一线骨干技术人员,投入到技术扶贫行动中,我有幸成为单位下派技术扶贫团队最年青的成员。大学毕业后从事科研工作10余年,再回到农村感觉陌生中带有亲切。

  陈果是我进童家村走访的第一个贫困户。敲开院门,陈果的姨妈叫他,出来一个个头不高的大男孩,也许是青春期的缘故看上去比较沉默,我开始例行入户调查工作,户主姓名:陈果,性别:男,年龄:16岁,家庭人口:1人,劳动力:无,家庭住址:高石镇童家村4组,家庭收入:无,现状(包括住房、生活设施、产业等):80平方米老房已年久失修,贫困原因:孤儿,掌握技能情况:无,享受国家政策情况:民政局补助生活费1054.68元/年,帮扶需求:解决学费。调查完毕,请本人签字,他接过笔面无表情的签完字,坐在一旁。

  接下来的任务是与贫困户面对面的谈心,转达党和政府的关心和鼓励,这也是扶贫工作的重要内容。我问姨妈陈果身上发生的事,她告诉我,陈果父母原本在外打工,有一定积蓄后做些生意,家庭条件在村里还是很不错的,他又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家人倍加爱护,幸福美满,让人羡慕。后来不幸接踵而至,先是父亲病故,接着母亲因伤心过度病故,两年后爷爷意外溺亡,紧接着奶奶病故……,我问她这些年抚养陈果的担子压到你身上觉得辛苦不?她哽咽着说:这有什么办法?妹妹临死前把娃娃交给她,只想要让娃娃好好地活下去,他身边也没什么亲人了,只有我把他养大,只是苦了娃娃。

  虽然只是普通农村家庭,但看出姨妈对他的关爱视如己出,坐在一旁的陈果依然很沉默,看他的表情不是天生内向的性格,谈到这些不知道他内心的感受,毕竟生命之重不是他这个年纪应该承受的,也不知道当孤独来临时他怎么面对。我突然想到一个词叫做“精神贫困”,我们要帮助他战胜心理上的困难,希望党和政府的关心能给他孤单的心带来些许安慰。

  我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陈果低下头思考着什么,没回答我。姨妈说希望能找有关部门反映减免孩子的学费,因为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陈果现在就读的学校也不属于民政部门减免学费的学校。我问她为什么不去有减免政策的学校上学?她说娃娃本来很不幸了,她想让他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请求我能帮忙联系呼吁。我表示帮你们解决问题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是党和政府派我来的目的,我会把你的情况带回去寻求解决办法。

  我起身准备离开,陈果终于说话了,他说他想上大学,但对选择报考学校、专业很迷茫,想听听我的建议。我很高兴,一方面是觉得他信任我,自己终于能为他做些什么了;另一方面也知道了他在经历这么多的不幸后,并没有选择放弃,对他来说生活更需要勇气。扶贫先扶志,我结合自己的人生阅历及他的实际情况,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人生、讲理想、讲爱、讲奉献等,他对这些话题很感兴趣。谈到上大学学费问题,我告诉他上学时可以勤工俭学和申请助学贷款、奖学金等方式解决学费问题,现在政策好,只要自己努力基本都能顺利完成学业;也可以选择报考军事院校,在军营的大家庭里找到自己价值,报效祖国,回报社会。临近中午,我离开他家,他们带着笑容送我到门口。

  出来的路上我心情变得沉重起来,陈果的内心世界常人很难真正的理解,是扶贫工作把我们毫不相干的人联系到了一起,让我有机会对他伸出双手,对于一个不幸的孩子怎样帮助他成长起来?成长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不是社会的负担,将是我们以后对他帮扶的重点,突然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扶贫的道路很长,也比我想象中的艰巨,精准扶贫,说到底还是靠落实,正如驻村动员会上农科院党委书记、院长黄跃成同志说的,我们到农村去开展工作不仅仅是去送一袋大米、一桶油,也不是撒芝麻盐,蜻蜓点水的扶贫,是要给他们解决问题,每家每户的问题各不相同,所以工作难度很大,甚至短时间难以得到贫困户理解,你们要努力给他们想办法,贫困户终究会理解你们的,我们背靠党和政府办法总是比困难多。

  扶贫工作在路上,我坚信,贫穷给人带来无穷尽的烦恼和痛苦,将会在我们脚踏实地的工作中得到缓解,最终被历史的洪流卷走,一个崭新的国富民强的画卷会呈现在世人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