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大力发展农村电商 扶贫搭上快车

2016-07-11 09:28 来源:人民政协报 点击数: 加入收藏

  山川秀美、风景宜人,农产品种类繁多,民俗文化资源丰厚,这是不少贫困地区留给世人的共同印象,但受制于交通、物流、信息等瓶颈,这些大自然赐予的丰厚资源往往“养在深闺人不识”,卖不出好价钱。2015年,电商扶贫被国务院扶贫办列为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在农村发展电子商务成为脱贫攻坚的一条新路子,备受关注。今年全国两会上,关于电商扶贫的多个提案被列为重点提案,6月12日至20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率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大力发展农村电商,加快贫困地区脱贫步伐”重点提案督办调研组赴湖北、新疆开展调研,以期通过实地考察为电商扶贫献计出力。

  一路上,调研组走访了多个村级电商服务站、农业合作社、电商龙头企业和电子商务产业园,与当地干部、农户和企业负责人广泛交流,看到了农村电商的飞速发展给“十三五”脱贫攻坚带来的巨大希望,也看到了这个新生事物在成长中遭遇的困境。

  产业升值很重要

  我国要在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短板在农村,难点在农民。缩小城乡差距,就要改变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农民“丰产不丰收”困境,让农民的小生产能够对接大市场,在这方面,发展电商有利于减少农产品流通中间环节,让农产品进城更便捷。目前,越来越多的农村电商开始充当起农民代购代销的中介,让群众切身感受到电子商务在增收中的作用。

  位于新疆伊犁州特克斯县齐勒乌泽克镇的阿腾套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贫困村,为了给这里的牧民增加收入,今年3月,在县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村里建起了电子商务服务点。6月19日,当调研组一走进村口,就看到了挂着电子商务服务站字样的店面。负责经营这个站点的村民热哈提江过去一直在村里养牛养羊,因为读过书,他通过“竞争上岗”被选为这个服务点的负责人,一边帮村民做网购,一边利用网络销售本村牧民的土鸡蛋、奶疙瘩等等,把牧民的产品变成商品,开门不到三个月,生意越来越好。

  “农村电子商务好,买卖不用四处跑”,这是贴在热哈提江店里的一句话。在调研组走访的湖北英山县、罗田县和新疆阿克苏地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到处可见这样在政府支持下铺到一线的电商服务站,为“农产品上行”打开了新渠道。

  不过,这种“互联网+农产品”的模式还只是农村电子商务的初级阶段,电商扶贫离不开农业合作社和龙头企业的参与。现在,在调研组走访的湖北和新疆都已开始建设颇具规模的县级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和产业园区,通过整合资源实现规模化发展,带动更多农户脱贫。在湖北省罗田县,调研组看到,这里的电商龙头企业收购贫困农户的板栗、贡米等产品,使用自有品牌在网上销售,为贫困户增收60余万元。

  解决农产品难卖问题,就要通过龙头企业和农业合作社的示范作用,引导农民规模化种植,实现产业升值,这是调研中委员们共同的观点。“要特别重视龙头企业的支撑作用,完全靠政府扶持,获得长远发展会比较困难。”李晓明委员如是说。牛汝极常委表示,“推进农村电商必须以农业转型升级为前提,现在很多贫困地区还是‘农产品+互联网’模式,我们要变为‘互联网+农业产业’模式。”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驻会副主任田杰认为,实现产业升值,首先要培育良种,加大科研力度,使农产品品种更优良,才好打品牌,其次还要实现规模种养,一县一品牌,而不能“什么都搞,什么都不成规模”。张宁委员建议建立农产品质量认证、食品安全、产品包装标准等,引导特色农业做大做强。王增祺委员则认为,除了龙头企业和农业合作社,还要鼓励返乡打工人员、大学生村官等参与农村电商运营,加大对农民的培训,实现“一村一店一能人”。

  基础设施要建好

  在贫困地区,要想通过发展电商脱贫,交通、物流、网络等基础设施必不可少,而基础设施落后恰恰是贫困地区普遍的软肋。6月12日,调研第一天,在调研组与湖北省政府、省政协座谈时,后者向调研组反映:在农村,畅通高效的物流和冷链仓储等设施不健全,对生鲜农产品运输影响大,配送成本高,农村电商物流“最后一公里”难题仍待破解。

  因为地处边疆,新疆的农村电商遇到的物流难题尤为突出,在新疆阿克苏市喀拉塔勒镇的戈壁枣业农民专业合作社调研时,负责人向调研组反映:“我们的农民如果一天卖5000元的货,他得等上半个月才能把钱收回来,农民都是小本经营,等钱用,我们只能用自有资金先垫给农户。”

  调研组认为,应该充分发挥政府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益,引导基础设施投资向电信、交通、物流等短板倾斜。在调研组组长、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干以胜看来,新疆扶贫事关民族关系的大局,新疆发展农村电商物流成本高,可以参照发展纺织业的办法,给物流企业一些优惠政策,鼓励企业到新疆来。“在新疆阿克苏地区,电商主要和邮政合作,政府与之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每送一件快递,政府补贴一块钱,这能助推物流难题解决,是一个有益的尝试”,王增祺委员说,应借鉴这个经验,充分利用邮政和供销社的现有物流渠道,打通“最后一公里”。商务部市场体系建设司副司长郑书伟认为,要实现远距离运输,农村电商首先要走特色精品路线,不适合外销的本地农产品主要应在当地市场销售,要将电子商务进农村和进社区结合在一起统筹考虑。

  政府认识要到位

  让扶贫搭上电商这趟快车,看起来很美好,但由于产业水平、基础设施、农民观念等各方面条件的落后,要让农村电商在贫困地区真正开花结果,政府需要积极主动作为,“扶上马送一程”。

  调研中,宋家慧委员发现,发展农村电商,各地虽然都在尝试,但政府部门认识并不统一。有的认为依靠电商就能脱贫,有的认为电商只是一种手段。“地方政府还要进一步理清思路,电商扶贫到底对当地有多大意义?是不是发展电商就能脱贫?这些都要搞清楚。现在农村电商处于起步阶段,主要靠政府推进,但作为一项经济活动,还需要长远的规划”,宋家慧说。

  在马利委员看来,发展农村电商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政府要发挥相应职能,定调子、定政策,因地制宜地“叫停”或“鼓掌”。对此,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李宏表示,农村电商是系统工程,涉及部门很多,各相关部门要形成工作合力,建立协调机制加快整合职能,县、市、区政府要肩负主体责任,避免政出多门。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傅克诚则认为,发展农村电商是大势所趋,要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首先要在精准扶贫大背景下统筹谋划农村电商的发展。同时,在农村电商发展初始阶段由政府主导,政府这只手在初始阶段不仅要用力,用力还要准,要加强对各级领导干部的培训,学习电商新技术新知识,“干部学不好,农村电商就干不明白,干不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