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电商的困境与突围

2016-07-11 09:06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点击数: 加入收藏

   6月27日下午,四川省仁寿县先锋街上人来人往,“开心农场”线下体验店就开在这条街上。透过玻璃橱窗,可以看见店内的活体鸡鸭、标本以及一些其他农户产品。店内墙上,几块显示屏正在线展示着农场的多个实景视频。过往的路人从店前经过,或驻足观看,或拍照留念,有的则直接走进店里。

 

  “开心农场”线下体验店。(记者陈曦摄)

  总经理夏冬是一位年轻帅气的小伙,他告诉记者,“开心农场”主要销售生态鸡,这里只是一家体验店,大量订单都是网上的。

  “总的来说生意还行,就是物流成本太高。”夏冬说:“由于缺乏冷链物流,冬天还好点,夏天就麻烦了。夏天要用冰袋隔热包装,且必须要在24-30个小时内送到全国各地客户手上,所以快递成本很高,发一只鸡仅快递费就达60元。”

  近年来,四川省在中央财政资金的引导下,各类社会资本积极投入农村电子商务建设,重点加强了农村消费、农资供应、农产品上行、村民服务、农村“双创”五个领域的建设,在推动农民创业就业、开拓农村消费市场、带动农村扶贫开发等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然而,四川农村电商目前仍面临运营人才奇缺、物流成本太高、农产品难标准化等诸多瓶颈。

  农民:电子商务真是个好东西

 

  “赶场小站”办公区一角。(记者陈曦摄)

  飞跃果业专业合作社位于仁寿县文宫镇飞跃村二组的213国道旁。6月27日下午,记者在合作社看到,农民们送来一筐筐带着绿叶的鲜桃,然后过秤、验货、记账,身穿橙色马甲的“赶场小站”员工进行分拣和包装。随即,这些桃子将通过“赶场小站”这一电商平台销往全国各地。

  合作社社长徐友坤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告诉记者,合作社共有成员138户,全都种植枇杷和桃子,全社每年枇杷销售额为400余万元,桃子销售额近200万元。

  说起农村电商,徐友坤两眼一亮,脸上露出微笑。“好东西,这真是个好东西。我以前都不相信网上能卖农产品,一年多来,大家都尝到实惠了,都相信了。这玩意儿硬是搞得到事,嘿——”徐友坤说,以前没有上网销售,本地枇杷卖给商贩大约12元/斤,现在“赶场小站”来收,已达20元/斤。

 

  农村电商在收购鲜桃。(记者陈曦摄)

  徐友坤补充道:“以前我们这里的水果只有附近的人才知道,销得不远。现在通过网上宣传、销售,全国各地都晓得了。全国各地的人都吃我们的枇杷、桃子,好巴适嘛。以前我们的水果要经过很多道转手,才能卖到消费者手中,现在减少了中间环节,我们的价格也起来了,消费者花钱也少了。网络真是个好东西。”

  据四川省电子商务大数据中心统计,今年一季度,全国农村电商网络零售额达1409.49亿元,四川以119.02亿元的交易额排名第4,仅次于浙、苏、粤。其中,四川农村电商在全省网络零售中的占比达21.94%,高出全国平均10.32个百分点。

  四川省商务厅市场体系建设处处长计小帅告诉记者,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以县为单位进行,目前四川有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17个,省级20个。计小帅表示,近年来农产品上行发展非常迅猛。通过农产品上线,仅2015年,资中县的兔子、血橙销售就达7亿多元,安岳的柠檬销售达11亿多元,而西充的有机农产品、仁寿的枇杷、渠县的黄花、理县的车厘子等网销涨势都很强劲。目前,四川已有上规模的农村电商服务企业59家,比如仁寿的“赶场小站”、理县的“阳光绿源”等,对农产品上行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

  据计小帅介绍,通过实施电商进农村,四川目前已建成县级电商综合服务中心110个,镇(乡)电商综合服务站1430个,村级服务驿站3279个,农村电商综合服务体系已逐步建立。全省农村居民使用互联网的人数已逾100万人,累计帮助2万多人开设网店创业,农村电商产业链直接创造就业岗位达13.9万个。全省涌现出一批农村电商创新创业、脱贫致富带头人:安岳县85后女孩温馨,2015年网销柠檬达5000万元,吸纳了318家农户参与;苍溪县岫云村支部书记李军是一名返乡大学生,2014年带领300户农户网销土猪、土鸡等农产品,当年销售额达270万元。

  农村电商面临诸多困难

  困难一电商运营人才奇缺

 

  某农村电商办公桌上成堆的发货面单。(记者陈曦摄)

  仁寿农二哥食品贸易公司位于仁寿县产业服务中心内,老板代翠英是一位返乡创业人士。在代翠英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摞一摞的发货面单,热敏打印机还在不停地吐出长长的单子。她一会儿忙着给产品拍照,一会儿填单发货,一会儿又指挥购买原材料。看上去一脸困倦的代翠英告诉记者:“没人啊!县城真正懂互联网运营的人才奇缺,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才缺乏。很多事只有亲手做,而我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作为仁寿县家喻户晓的本土电商服务平台,“赶场小站”生态农业合作社在该县各个乡镇建立了资源采集站,整合本地农副产品、特色产品、生鲜水果,再由运营中心进行统一包装、统一设计、统一标识、统一配送、统一追溯,通过各个平台销售到全国。今年一季度,该合作社营业额已达1500万元。

  谈及农村电商的发展,“赶场小站”合作社社长卢元国表示,在国家大力推行“互联网+”、电子商务进农村以及创新创业的大背景下,农村电商目前正处于全面发力的大好时机,但依然面临诸多困难。

  卢元国说,运营人才的缺乏是目前农村电子商务面临的最严重的困难。由于工作地处农村(最好也不过是县城),生活条件、工资待遇、发展空间等具体而现实的问题,致使人才很难留下。而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包括企业主、返乡人士、返乡大学生,宁可做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生意,也不愿意从事电子商务。

  困难二物流成本太高

  卢元国告诉记者,物流成本太高是农村电商发展遇到的又一个困难。农产品大多是生鲜品,需要保鲜,而冷链物流的缺乏,加之农村交通条件差,农产品较重,所以运费很高。比如,发一件5斤的水果,选择发货速度快的顺丰,省内23元、省外28元,选择其他快递公司,一般只需省内8元、省外15元。

  计小帅也认为,目前农村电商的最大瓶颈是交通物流。他说,大的快递公司一般只到乡镇,而村一级的物流量由于不足以支撑其配送方式,所以根本就不去。广大农村特别是边远山区,由于居住分散、运距长、公路条件差、物流车辆返空率高等因素导致物流成本很高。另外,四川的高原藏区、秦巴山区的有些地方连公路都不通,发展电子商务道路更加曲折。

  据仁寿县商务局副局长邓光友介绍,在30公里的范围内,包裹在农村的物流成本是城区的3倍,而达到60公里时,农村的物流成本是城区的5倍。物流成本过高,挤压了农产品的收益空间。

  困难三农产品难标准化

  四川省企业研究会互联网研究中心副主任贺鑫表示,农村电商在稳固第一产业、带动第二产业以及三产并举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是,“农村电商前途光明、道路曲折”。

  “除了受人才、物流等硬性瓶颈的制约,农产品标准化也是目前面临的又一个困难。”贺鑫称,网上推广一般都用图片,消费者也是看图下单,“一个苹果,你从图片上能看到其颜色和大致形状,可是硬度、酸甜、口感、大小、各种营养成分怎么表现?消费者买到手的东西很可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得罪了消费者后果很严重。另外,我省农业生产规模化、现代化、集约化程度低,导致农产品品牌化、标准化程度也低,质量追溯体系不健全,因此会影响消费者的判断和信任。”

  如何突破农村电商发展瓶颈?

 

  工作人员为即将上线的食品拍照。(记者陈曦摄)

  四川福仁缘农业开发公司位于仁寿县文林镇工业集中区,是一家枇杷饮料生产企业。产区内,一辆辆大货车正在仓库上货,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忙忙碌碌。一位张姓工作人告诉记者,这批货是送往京东配送中心的。

  “标准缺乏和季节性问题是制约农产品上行的重要因素之一。仁寿是枇杷生产大县,但枇杷有季节性,过了季就没有了。另外,每个枇杷的形状、大小、颜色、酸甜都不一样,网上推广也会遇到麻烦。所以,农产品深加工是解决标准化和季节性的有效途径之一。”公司总经理胡栋梁说,“我们将枇杷生产成果汁饮料,所有标准化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各种营养指数、酸碱度等等在瓶体上都写得清清楚楚。农民将那些果子大的、好看的卖掉,那些不怎么好看的、果子小的可进行深加工。这样一来,枇杷附加值就增加了大约7倍。目前,我们的产品网销占整个销量的20%,这个比例还在持续加大。”

  贺鑫则认为,解决农产品标准化的问题,深加工只是值得探索的方法之一,如果消费者只喜欢原产品,那还得另想办法。比如,利用分拣检测技术,将不同大小、颜色、酸甜、软硬的果子分成不同的种类,在网上推广的时候明白无误地告诉消费者。这样,消费者到手的产品就非常接近他想要的,不仅减少了投诉,也提高了农产品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至于运输问题,贺鑫说,农产品具有易腐易碎的特点,比如鸡蛋要用防震包装,肉食品要通过冷库冷车储藏运输才能根本解决问题,这些都会增加成本,需要政府大量投入。

 

  专家在农村电商培训会上讲课。(记者陈曦摄)

  计小帅告诉记者,针对农村电商遇到的诸多瓶颈,国家一直非常重视,也在不断加大投入力度。针对四川17个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国家一次性给予了每个县2000万元的政策性补贴,20个省级示范县,省上一次性给予了每个县500万元的政策性补贴。

  “物流应当整合当地各种资源,除了一些大型物流企业外,万村千乡市场工程、供销社的新网工程、邮政运输、农村乡村交通体系都可以整合起来。大公司去乡镇,邮政就可以去村户,从而进行有效组合。另外,可以支持组建当地的小型物流企业,根据农村的道路特点,鼓励组建摩托物流队。”计小帅说:“至于人才问题,要加大对农村电商的培训力度,要引导发达地区有实力的培训企业进入农村电商培训市场。要大力扶持本土电商服务企业,避免人才流失。商务局、经信局、农业局都要负起责任,要成为电商的推动者,要成为行家里手,很多企业、网店都要专业技术服务,关键时候可帮忙顶一下。要把大学生村官、第一书记、返乡人才很好利用起来,把他们培养成电商能手。”

  四川省商务厅电子商务与信息化处副处长罗汝奎告诉记者,我国农村点多、线长、面广,农村人口结构不科学,农业生产没有实现规模化、标准化、现代化,农产品上线必然会遇到诸多困难。

  “好多县已经建起了电商综合服务中心,但没有很好利用。有的主要用来作展示了,中看不中用。”罗汝奎说:“综合服务中心最大的功能应该拿来做培训,应该引进有实力的培训机构,进入农村电商培训市场,从而解决最为紧迫的人才问题。(记者陈曦)

<